新闻中心

我的老父亲


父亲老了,多么苍白而无力的言语,无法道尽时光如流水的残酷无情。上次回家,看着满头白发的老父亲,佝偻着背脊,尽显几分苍凉之色。

父亲年迈,已达八十多岁高龄。欣慰的是病魔的爪牙没有伸向这位老人,心情好时,还能下地去种种庄稼。忆起那些有关老父亲的故事时,脑海中时常勾勒出一个倍感温馨的画面。在我两、三岁时,经常坐在父亲稍显嶙峋的长腿上,享受那份只能在父亲身上独有的快乐。这份快乐几乎是个殊荣,母亲常说,父亲只抱三岁以下的儿女,我是最小的,所以,久违了父亲大腿的哥哥们甚是羡慕能坐在父亲腿上的我。

现在想来,也难怪他们会羡慕,因为父亲的胸膛是那么的坚强有力,多么的温暖舒适。很遗憾,再大些,我也像几位兄长一样,父亲的怀抱和大腿,已成为我一个不舍得忘怀的回忆,也成为我们永远也不能得到的奢望。可惜,我却无法时刻陪在父亲左右,能给的,只是对这位老人偶尔生起的些许牵挂!最后,祝福我的老父亲生活之树常绿,生命之水长流!(水务调度中心  张美芹